寒陌

最近画的一些画。
主题好像是负能30题………

存一波档
乱七八糟的什么都有包括我的黑历史………我签名为什么写的那么丑啊???还没法去掉………好气啊

剩了一张还得单独发……为什么我的画那么少,我到底在干什么

是之前画的俄罗斯套娃红茶部
说是红茶部其实只画了凛创
因为出了点事情打击挺大的不太想画下去了
大概需要点时间吧

祝我的宝贝儿一帆生日快乐。
套娃设。

开学之前的挣扎
RM是我的入宅作,对我来说意义挺重大的(应该
画她们两个是因为我想试试这种对称构图。
果然还是线稿好看。

梗源自那个病症!是寄生花,痊愈的方法是得到心悦之人的恨意!今天在空间看到的就过来写写x
就是觉得安哥头上顶一朵花非常喜感哈哈哈哈哈哈哈
cp是安雷安。
一个悲伤的故事……………写了两个半小时,是在名朋写的…………我都没想到我会写这么多!字数是3500+!
我都快忘了我是个写手了…………之后我要清理一下我的lof改头换面重新做人当我的写手。
希望你们喜欢!
——————————————————


您好,我是安迷修。
啊?想让我成为你的守护骑士?
非常抱歉,小姐。
我已经不再有资格成为谁的守护骑士了。
为什么?
那就听我讲一个故事吧。

在很久以前的一天,不知道为什么,头顶多出了几朵白白的花,嫩黄的花蕊非常好看。只是这花似乎是扎根在了自己体内,也试过拔下来,却总是会扯疼自己,而一旦想到这花是汲取着自己体内的养分赖以生存,也就觉得它没有那么赏心悦目了。
而这些花并不能在安慰伤心的可爱小姐或者对美丽的小姐表白心迹时发挥它应有的作用,反而会在先被对方嘲笑没有马你算什么骑士后再加上一句你头上居然开花了诶这也太傻了吧你是x羊羊的粉丝吗奇·士·先·生,变成了另一个笑料而已。
唉,就算头上开花没有马我也可以守护好您的呀,亲爱的小姐。

“我是最后的骑士,安迷修。”
“这位可爱的小姐,愿意让我成为您的守护骑士吗?”
从一些恶党手里救下了一位可爱的小姐。她有着紫色的眼眸,仿佛沉淀了世间所有的美好。而这紫色似乎有一些熟悉,在我的印象里好像不该是这样的眼神,不该这样温顺,与世无争。
不管怎么说我觉得我非常幸运,在被连着说了很久你没马还头上开花,久到我自己都快麻木了以后遇到了她。眼前的这位小姐似乎并不在意我有没有马或者是头上开花,而是非常安静地听着我说话,而后笑着说好呀那你就来当我的守护骑士吧,你要按照约定守护我一辈子哦。
“荣幸之至。”我答道,同时下意识地觉得要是那个人也这么容易就搞定就好了。转瞬间又觉得不对,那个人………是谁呢。

再后来,我理所当然地守护在她身边,尽我所能为她挡下一切风雨。头顶的花也没有枯萎的迹象,依旧开的灿烂,白色是非常纯洁的颜色,偶尔看看也很养眼。
可是我的生活好像不该是这样的。好像还缺了谁。
后来有一天我们遇到了雷狮海盗团。很意外的,他们的团长的眼睛上缠着绷带,却没有改变他的狂傲一丝一毫。
不出意料地,双方动手了。
我没能护住她。
我是她的守护骑士,却没能护住她。

“安迷修,你就不过如此吗?”

他们的团长———雷狮,一把扯下他眼上的绷带,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似乎有细小的花瓣随风飘散。他用那双紫色的瞳注视着我,眼中写满了不可一世的骄傲。

“为了一个女人而俯首称臣,真像条听话的走狗。”

“这是骑士道。”
我听出自己的声音中有一丝颤抖,是因为她的离去,还是因为他眼中彻骨铭心的伤痛?他的恶意铺天盖地而来,像一只无形的手扼住我的喉咙。
我从来没见他这样生气过。

“骑士道?你的骑士道就是臣服于所有有点姿色的女人,像条狗一样摇着尾巴?”

“请不要诋毁我的骑士道,恶党。你是在你的狗身边待久了,连人话也不会说了么?”

他冷哼一声提着锤子冲上前来,我举起冷热流迎战。

结局是,我们两败俱伤。

如果是对上雷狮一个人,也许有胜利的可能。但是对手是雷狮海盗团,我不能确定我是否还能全身而退。

我的冷流折断了,热流也布满了裂痕。我不得不跑了两个地点去修复它们。后来也没见过雷狮海盗团再来找麻烦,毕竟他们也伤得不轻——不得不说卡米尔那小子,看到雷狮伤了的时候眼神真是可怕。

再后来,雷狮海盗团四个人的名字,就悄无声息的消失在了排行榜上。
听说是帕洛斯联合了另一个组织,趁着雷狮海盗团在休整,先将佩利引出来杀掉,再利用雷狮控制了卡米尔,最后将他们两个都杀掉。
至于帕洛斯为什么也被杀掉,大概是他们的组织害怕他再反水,早早就下了杀手。

真是似曾相识的卑鄙手段。

少了雷狮海盗团,凹凸大赛剩下的参赛者似乎变得蠢蠢欲动起来,我从他们的表情中看出来,他们对现在自己所处的组合产生了怀疑,每个人都害怕身边的人像帕洛斯那样背叛自己,甚至有人利用了对方对自己的信任而在暗地里痛下杀手,只是因为那无端的怀疑。

而就在那时,我发现我头上开出的花不知什么时候凋落了。没有了小白花,我的头顶又恢复了正常的样子。只是少了它,短时间内我还是无法适应。
像是少了他。

对,不是那位温柔的小姐。时至今日,我居然想不起她的面容,我会告诉自己,她有着非常温柔的紫色眼眸,可是我想起的,却只是那个人写满了“我是你爸爸”般意味的紫色眼瞳。

雷狮。
雷狮。
雷狮。

我默念了一遍又一遍他的名字,想起有关他的一切一切。令我惊讶的是,我居然连他面对什么样的情景会露出什么样的表情都能想象出来。


我想起,很久很久以前,在我还是个小孩子的时候,师傅给我讲童话故事,说,有一个王国的公主患了非常奇怪的一种病症,花朵在她的身上寄生,不会凋谢,却也无法去除,国王认为这是神的恩赐,一时间邻国的王子前来拜访的无数,公主却拒绝了所有人的邀请独自一人流泪。公主的后母,也就是皇后,是一个精通所有邪恶魔法的老女巫,她嫉妒着公主的美貌,希望她永远得不到幸福,于是故意骗她说,这样的病症只有向你深爱的人表白才能痊愈。单纯的公主对此深信不疑,深夜偷偷跑出皇宫,与她深爱的骑士幽会,并向她的心上人表白了心意。花朵并没有枯萎,于是公主认为骑士背叛了她,不爱她了,于是哭着跑回皇宫,皇后早就安排了人,抓到证据后将骑士和公主的恋情公之于众,国王勃然大怒,下令处死骑士:以背叛骑士道和亵渎公主的罪名。为什么没有惩罚他的宝贝女儿呢?因为在皇后的言语处处都在指责骑士,将所有的错都推到骑士身上。而骑士认为自己已经违背了骑士道,是自己的错,也没有过多的辩解。公主也认为是骑士背叛了自己爱上了别的人,怨恨着骑士。于是可怜的骑士就这样被送上了刑场,而公主也在国王的安排下订了婚。她很快就恋上了邻国的王子,他风度翩翩气质不凡,甜言蜜语更是哄的她心花怒放。就在两人交换婚戒的时候,她身上的寄生花凋落了。她想起母亲说过的话,便认为王子才是唯一深爱她的人,心中对于骑士的恨意便又浓了几分。他们的婚礼如期举行,她笑的甜蜜,听着身边的人对她许下誓言,一如骑士以往做的那样。
公主和王子最终幸福的生活在了一起。

“那骑士呢?”

“骑士?当然是被处死了啊。”

“那骑士是真的不爱公主了吗?”

“当然不是。其实,这个病症的真正治疗方法,是得到心悦之人的恨意。而皇后骗了公主,才有了这样的结局。”

可是师傅并没有说书上的另一段话。
其实,骑士也患了这样的病症,当他身上的花朵凋落时,他就知道,公主恨他了。而当公主大婚时,他想,至少要让这段爱情有个善终,让她身上的花朵凋落,也就不用再让她烦恼,或是邻国的哪位王子对这“天神的恩赐”虎视眈眈。
于是,他用尽了所有的气力去恨她。

而就在那时候,我明白了。
那时候从雷狮绷带下飘落的花瓣不是我的错觉,而是真真实实存在的,否则为什么他要在与我打架的时候扯绷带?他不是那么做作的人,怎么可能会闲的没事缠一圈绷带上去。
唯一的解释就是,他的眼睛患了某种病,而因为我,这病痊愈了,而他也就没必要再用绷带了。
是这样的病。与我患的是同样的病。
因为杀死了那位可爱的小姐,我恨了他。而他的寄生花因为我的恨意,而凋落了。然后因为他的死亡,我的寄生花凋落了。
我懂了他那一天冷哼的含义,也懂了他那样的恶意的来源。

我不知道他在花凋落时会不会因为心悦的人为了另一个人而恨他感到失望和难过,也不知道他看到就算那位小姐死去我头上的花也没有凋谢,知道我喜欢的人并不是那位小姐而感到欣慰。

很难想象,他那样的人也会喜欢我。我也不知道,我居然也喜欢他。
我在与那位小姐相处的时候总会想着,要是注视我的那双紫色眼睛里不是这样的神色,要是站在我身边的人不是她,要是…………真是失礼,没有认真听她说话。

可是我如今已经没有机会了。
他像是故事里的骑士,而我像是那位公主。你看,多么可笑。

不同的是,他没有恨我,直到死亡。

说起来,我后来查过了头上的花,叫做山荷叶,在下雨的时候花瓣会变成透明的。因为在头顶,我并没有见到过,下雨的时候也不会刻意去淋。只是,那样的花一定很美吧。真想让他看看啊。

说到现在,您能明白了吗?
我没有认清我所爱的人,也没有履行骑士应有的职责去守护他,甚至还让我爱的人失望,失去了爱情。这已经违背了我当初成为骑士的誓言,“I will be faith in love”,我发誓将对所爱至死不渝。不过我想,他并不需要我的守护。

他的征途是星辰大海,可他还未扬起风帆踏上属于他的船。

这大概是痴情人与薄情人最后的结局。

所以我,现在已经没有资格成为谁的守护骑士了。
非常抱歉。


END

——————————————————